双黄蛋

乡下风尘仆仆地送上来一筐鸡蛋。

市面上普普通通的鸡蛋,被小心地盛在竹筐里,精致得不同寻常:一层层柔软的棉絮上,侧卧着婴儿娇嫩肌肤般光滑的蛋,望去确也像珍珠般,猛然间照得四壁熠熠生辉。

毫无疑问,这筐蛋来自外婆,来自那个海滨的小村。

记忆中,年近八旬的外婆终日守着巴掌大一块小菜地,生活倒也悠闲。那日,五只小鸡闯入她的生活,无意间为流逝的时光增添几分乐趣。她用棉布裹着那黄澄澄的毛团紧抱在胸前,满心欢喜地挑逗着。远远望去,她的胸口仿佛抱着几朵明艳的花,阳光下金子般晃眼。

“这些鸡,每天用谷子喂大,喝的是山泉水,可算是享福喽!”外婆慈祥满足的夸张神情,以及纵横的笑纹,那一刻神采飞扬。毛团们偎在她脚边扑腾跳闹。

一筐鸡蛋,成了全家人眼羡的宝贝。托起一颗蛋,即刻便感受到那沉甸甸的分量,温暖尚有余热的触感从指尖萦绕上心头。肉粉色的薄壳浸透了阳光,竟折射出淡青色、米白色,甚至显出些许透明。

“咔”,蛋壳敲碎在碗沿,澄清蛋液裹挟着蛋黄滑入碗中?!笆强潘频?”惊呼声传来。迫不及待奔往厨房,顿时便注意到碗中心悬浮的双黄。橘黄的色彩染上了些许冬阳,明晃晃。两颗蛋黄相互依偎着,又好像澄净天空中养了两颗小太阳。我捧起碗不舍放下,恍惚间空气也甜丝丝的。

哦,这块小金子。

“真是颗双黄?哎哟,这下咱有福气喽……”熟悉的乡音牵起外婆的笑脸。此刻她定是在傍晚的霞光中,将谷粒撒向讨食的母鸡,柴梗在炉膛中“噼里啪啦”地燃烧?!罢饧Φ鞍?,你们一定要多吃点,吃了有气力工作,小孩也越来越聪明……”她似乎笑得已合不拢嘴。末了,又不放心地添上一句:“过年一定要回来看看??!”

我望向手中的碗,碗中浮动着玫瑰色的光辉。忽然想起了酷暑中劈开的西瓜,也忽然忆起了寒冬中送来的姜茶。一家人和和睦睦,儿孙满堂,她过得很幸福。尽管别离的悲伤不可避免,闪光的亲情在平凡如沙的岁月中,仍然像平凡的傍晚敲开的双黄,刹那间带来惊喜与温馨,成为沙砾中独具特色的金。

想象得出,她站在晚霞中,搂着她的儿孙们,脸颊间充盈着微笑。

内容推荐

【下一章】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【没有了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