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回唐朝寻找自己

“我,为什么是今天的我?”我时常躺在柔软的床上,望着天花板想:日月轮转,能否在祖先的创造里,找到“我是今天的我”答案?

闭眼又睁眼......

我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,我对眼前的一切感觉新奇,一群人围在我的身边,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我,我看到这里的年轻女子们身穿襦裙,轻柔的晨曦洒在她们各式各样的纱裙上,反射出闪闪的光,映衬在她们的面颊上,显得个个晶莹剔透,仿佛瓷做的人儿一般。

街边的各式小吃、货物多到目不暇接,满耳的叫卖声;铺子前面排队的人、对诗的、作画的、喝茶的……热闹非凡。

我猛然反应过来,我是穿越了,可是我是来到了哪个朝代?如此繁华热闹?看着这里女子丰腴的体态,穿衣打扮,难道我来到了李唐王朝?

我沿着石头拼成的路向前走,两边都是石头砌成的高墙,房檐上都蹲着雕刻精美的小石兽,我手抚灰墙,似乎每一个孔隙都记录着这里的故事,都值得我来铭记,脚尖点过石板小径,我仿佛有了神力,转眼间来到了杜甫草堂。

草堂中央端坐着一位神情忧伤的老者,面前的桌上摆着很多纸张,或成册或是散落,我慢慢走近,看到“冬日有怀李白”、“春日忆李白”、“赠李白”……,我恍然,这位老者应该就是“诗圣”杜甫,他在怀念李白。我想起一句话:‘中国文学史上有两次伟大的相遇,堪比太阳和月亮的相碰,即使岁月变迁,依然激动人心,那就是孔子和老子两位圣人,还有就是李白和杜甫了,公元744年,44岁的李白和33岁的杜甫一见如故,成为知己,可自从745年的东鲁之游后,两人天各一方,无缘相见,于是怀念李白就成了杜甫的日常,而后李白的去世也成了杜甫心中永远的痛楚,世人言李白因盛唐而生,可李白的绝笔,以大鹏自比:“大鹏飞兮振八裔,中天摧兮力不济?!比衔约翰桓弥蝗臼⑻浦?,修身不为盛唐平天下,他的豪情,杜甫在总结李白一生时的《梦李白二首》中表达的淋漓尽致。

不只杜诗圣,我们都怀念李白这位殿堂级大人物,没有李白,就没有说童年的“青梅竹马”、说享受的“天伦之乐”、说爱情的“刻骨铭心”,说豪气的“一掷千金”,犯了难时说“长风破浪会有时”,想辞职时有“我辈岂是蓬蒿人?”,处逆境时的“天生我材必有用”!破财也有“千金散去还复来”……他告诉我们黄河之水哪里来,庐山瀑布的气魄有多高,燕山之雪有多大,桃花潭水有多深,蜀道之难难几许……,忧伤的杜甫也带起了我的忧伤,随着对李白的怀念,我又回到了家中,手里捧着我喜爱的《唐诗集册》。

是梦游吗?还是灵魂出窍?我梦回大唐的如此真实,感受了李唐王朝的繁荣,从街容井貌到诗词歌赋,追忆李杜这对“醉眠秋共被,携手日月行”的至交,让我对唐诗更加热爱。

“我,为什么是今天的我?”我想我找到了答案。

内容推荐

【下一章】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【没有了】